首页车型库经销商资讯 视频活动/车展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 正文

汽车芯片大厂安森美将对旗下大部分产品进行涨价

发布日期:2021/9/14

9月11日,据金融界报道,汽车芯片大厂安森美于9月10日向客户发出涨价函,宣布将对旗下大部分产品进行涨价。安森美在涨价函中表示,因为上游原材料、制造及物流成本持续上涨,所以不得不同步提高价格。

新的价格将会在10月1日生效,并适用于芯 订单和现有的积压的未执行的订单。

来源:上海车网/ VLENS

充电联盟:8月充电桩保有量210.5万台,同比增52.3%_上海车网
首页车型库经销商资讯 视频活动/车展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能源 > 正文

充电联盟:8月充电桩保有量210.5万台,同比增52.3%

发布日期:2021/9/14

9月10日,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简称“充电联盟”)发布8月充电桩运营数据。

2021年8月比2021年7月公共充电桩增加3.44万台,8月同比增长66.4%。

1.png

截至2021年8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98.5万台,其中直流充电桩39.9万台、交流充电桩58.6万台、交直流一体充电桩414台。从2020年9月到2021年8月,月均新增公共类充电桩约3.27万台。

2.png

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区域较为集中。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湖北、安徽、河南、河北TOP10地区建设的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占比达72.0%。

5.png

截止到2021年8月,全国充电运营企业所运营充电桩数量超过1万台的共有11家,分别为:特来电运营22.7万台、星星充电运营22.1万台、国家电网运营19.6万台、云快充运营8.2万台、南方电网运营4.1万台、依威能源运营3.2万台、上汽安悦运营2.2万台、汇充电运营2.2万台、中国普天运营1.7万台、深圳车电网运营1.7万台、万马爱充运营1.6万台。这11家运营商占总量的90.6%,其余的运营商占总量的9.4%。

6.png

7.png

公用充电桩:TOP5运营商分别为星星充电、特来电、国家电网、云快充、南方电网,占比达73.5%。

9.png

专用充电桩:TOP5运营商分别为国家电网、特来电、星星充电、上汽安悦、云快充,占比达91.0%。

10.png

直流桩:TOP5运营商分别为特来电、国家电网、星星充电、云快充、南方电网,占比达83.6%。

11.png

交流桩:TOP5运营商分别为星星充电、国家电网、特来电、云快充、依威能源,占比达76.3%。

01.png

充电总功率:TOP5运营商分别为星星充电、特来电、云快充、万马爱充、深圳车电网,占比达81.2%。(未涵盖国家电网、南方电网、普天)

02.png

充电电量:TOP5运营商分别为特来电、星星充电、云快充、深圳车电网、深圳巴士,占比达81.4%。(未涵盖国家电网、普天)

03.png

共享私桩的主要运营商为星星充电。

05.png

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充电电量集中度较高。全国充电电量主要集中在广东、江苏、四川、陕西、浙江、山西、福建、上海、山东、安徽等省份,电量流向以公交车和乘用车为主,环卫物流车、出租车等其他类型车辆占比较小。

2021年8月全国充电总电量约9.89亿kWh,比上月增加0.16亿kWh,同比增长34.3%,环比增长1.7%。

4.png

截至8月充电站保有量为6.8万座,广东省、江苏省、北京市、浙江省、上海市、山东省、河北省、天津市、四川省、湖北省为TOP10城市。

06.png

截至2021年8月,通过联盟成员内整车企业采样约150.0万辆车的车桩相随信息,其中随车配建充电桩112.0万台。

截至2021年8月,采样了38.1万条未随车配建充电设施原因数据。其中集团用户自行建桩、居住地没有固定停车位、居住地物业不配合这三个因素是未随车配建充电设施的主要原因,占比分别为48.6、10.3%、9.9%,合计68.8%,工作地没有固定车位、报装难度大、用户选用专用场站充电及其他原因占比为31.2%。

13.png

截至8月,换电站保有量849座,北京、广东、浙江、上海、江苏、四川、福建、重庆、河北、河南为TOP10城市。

14.png

截至目前,主要换电运营商为蔚来、奥动、杭州伯坦,分别建设换电站379座、363座、107座。

15.png

2021年1-8月,充电基础设施增量为42.4万台,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增量同比上涨322.3%,随车配建充电设施增量持续上升,同比上升305.9%。

截止2021年8月,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210.5万台,同比增加52.3%。

来源:上海车网/ VLENS

北汽蓝谷上半年营收同比降21.69% 市场表现颓势短期难以转圜_上海车网
首页车型库经销商资讯 视频活动/车展
当前位置: 首页 > 车企 > 正文

北汽蓝谷上半年营收同比降21.69% 市场表现颓势短期难以转圜

发布日期:2021/9/14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飞速增长的环境下,北汽蓝谷却依然处在销量下滑和高额亏损之中。

近期,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名为北汽蓝谷)发布2021年半年度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1-6月,公司实现营收24.37亿元,同比下滑21.69%;净亏损14.09亿元,亏损幅度同比缩窄2.68%。

1.png

尽管受到原材料供应短缺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但得益于车市从疫情中复苏,自主车企在今年上半年的营收、销量同比增速都有显著的提升。而处于高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赛道的北汽蓝谷仍未扭转颓势,营收和销量呈进一步下滑。

营收下滑深陷亏损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飞速增长的环境下,北汽蓝谷却依然处在销量下滑和高额亏损之中。

2021年1-6月,北汽蓝谷的营业收入为24.37亿元,同比减少21.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8.1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缩窄2.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20.97元,亏损幅度相比去年同期扩大5.43%。在今年上半年,车企普遍从疫情影响中复苏、实现财务业绩的显著回升,北汽新能源依然未能止跌回稳。

2.png

针对公司亏损和费用增长的原因,北汽蓝谷解释称,由于行业竞争加剧,竞品迭代多,品牌分化现象明显,公司加大促销力度,导致毛利率同比下降;另外,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加剧毛利率同比下降;为推进ARCFOX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公司加大品牌传播力度,增加了广宣及运营费用;为构建自主技术能力,自行研发的非专利技术摊销增加。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的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分别同比增长75.92%和55.94%,至5.32亿元和4.08亿元。不过,横向与造车新势力对比来看,小鹏汽车同期的研发费用达到13.98亿元,蔚来同期的研发费用为15.7亿元,均显著高于北汽蓝谷的投入水平。

尽管公司亏损严重,北汽蓝谷表示,报告期内生产经营正常,财务状况稳定、货币资金充足、授信额度充足,目前所有债务均按时还本付息。

如今,北汽蓝谷旗下有ARCFOX极狐和BEIJING两个产品品牌。其中极狐为高端品牌,目前已上市有阿尔法T、阿尔法S两款高端纯电动乘用车;BEIJING品牌为经济型品牌,主要产品有EU、EX、EC系列,涵盖了A级到A00级全系列车型。

产销数据显示,2021年7月,北汽蓝谷仅生产汽车350辆,同比下滑68.77%,销售汽车3491辆,同比增长73.77%;其中,被寄予厚望的极狐品牌在7月交付了525辆,环比上升90%。截至7月份,该公司累计生产汽车2507辆,同比减少73.81%,累计销售汽车10450辆,同比减少37.46%。

3.png

北汽蓝谷产销失衡明显,意味着其今年销售的大部分车辆都是在处理此前的库存。有数据显示,该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的产能利用率仅为5.35%,而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尚有9.96%。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21年上半年纯电动乘用车产销分别为95.8万辆和94.1万辆,分别同比增长1.7倍和1.6倍。北汽蓝谷的产销同比下滑,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加速扩张的热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补贴退坡品牌衰落

作为曾经年销破十万的新能源汽车“头部玩家”,如今的北汽新能源的销售业绩下滑明显,甚至已远低于造车新势力。

2018和2019年,乘着新能源汽车的政策红利,业内布局较早的北汽新能源一度达到年销超15万辆的历史新高,稳居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龙头。其中。北汽EU系列还成为国内唯一一款突破十万辆的单车型。同时,凭借高额的政府补助,该公司还在2018和2019年分别取得净利润1.55亿元和9201.01万元。

然而,北汽新能源的销量在2020年出现断崖式下跌,当年累计销量只有25914辆,同比下滑82.79%。今年上半年,这家公司的销售仍未见好转。北汽蓝谷全年净亏损达到64.82亿元。

业内观点认为,在补贴逐步退坡、消费升级、以及新能源汽车销售从公共用车(如出租车和网约车)转向私人用车等因素下,北汽新能源未能抓住行业由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的机遇,提高产品力和品牌力,因此迅速衰落。疫情影响则进一步加剧了下滑的态势。

人事方面,北汽蓝谷上半年也有巨大变动。截至其中报发布,这家公司已有9位高管申请辞职。其中,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委员姜德义在职不足半年,便在今年年初以工作原因为由辞去职务。而公司经理刘宇在接替姜德义的董事长后,也辞去经理一职,转而由技术研发出身的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代康伟接任。

近年来,北汽新能源车型还频频发生起火自燃事故,存在安全隐患。受此影响,2021年3月,北汽新能源以部分车辆动力电池系统存在一致性差异为由,召回了部分EX360和EU400纯电动汽车,共计31963辆,成为新能源汽车召回中规模较大的一例。然而,部分车辆在召回升级后出现了快充降速、续航缩短等问题。这种通过限制电池性能来实现“安全性升级”的方式,引起车主的抱怨和不满。

作为曾经的“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北汽蓝谷的股价也从2016年时接近15元/股的水平,到2020年上半年跌到5元/股的谷底。直至2021年新能源汽车概念整体大涨,北汽蓝谷的股价才借势有所恢复。

极狐汽车突围艰难

面对竞争加剧的市场环境,北汽新能源开始转变思路,将更聚焦于市场销售端和产品开发端,同时联合华为、百度、麦格纳等合作伙伴提升产品技术开发能力。

北汽蓝谷在财报中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重点开展四方面工作。高端品牌方面,推进ARCFOX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建立直营与分销相结合、城市商务区展厅与交付中心相结合的市场渠道布局;产品技术开发方面,推出高端车型极狐αS,完成开发了两款长寿命电池包,以及新一代基于SOA(基于服务的软件架构)车控电子电气架构设计,和新一代智慧座舱平台集成设计。此外,公司还着手提升产品质量管控,优化组织机构设置和考核激励机制,推行降本增效,改善资产结构等。

2021年4月,北汽蓝谷和麦格纳合作,发布了旗下高端品牌ARCFOX极狐的第二款车型——阿尔法S。其中,阿尔法S华为HI版车型还搭载华为高阶自动驾驶ADS系统,定价在38.89万元到42.99万元。据官方资料,此款车型不仅搭载了华为HI解决方案,同时也是首款搭载华为激光雷达方案的智能电动汽车。

5月21日,北汽蓝谷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募资,共计募集资金总额55亿元。本次定增获20%的超额认购,包括北汽集团、宁德时代、北京电控、财通基金等参与定增。此次募集资金将用于ARCFOX品牌高端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项目、换电业务系统开发项目、5G智能网联系统提升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北汽蓝谷称,随着募投项目陆续建成投产,公司将进一步提升新能源汽车业务规模,提升并巩固其市场地位。

针对下半年,北汽新能源表示,将继续聚焦ARCFOX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并与华为联合推进N61 HBT车型项目,确保αS HI版等下半年的重点产品按期开发完成,同时推进N61 HBT长航版、N60 HBT项目的预研工作;与百度联合推进Robotaxi项目,完成Apollo自动驾驶系统在极狐汽车上的系统搭载、产品验证、系统集成联合测试,按计划实现产品交付。

在今年年初制定的“蓝谷方案”中,北汽蓝谷提出“让北汽新能源在三年内重回第一”的计划,并给极狐定下了2021年销售12000辆的目标。

然而,数据显示,今年1-7月,极狐阿尔法T累计批发销量是1191辆,极狐阿尔法S累计批发销售604辆,距离12000辆有很远距离,目标难以实现。

此外,极狐品牌选择向外倚仗华为、百度和麦格纳,而非自主研发的模式来提高产品力的做法,也遭到质疑。一名汽车分析师向财经网汽车表示,极狐阿尔法S并非华为唯一的合作车型,随着华为智能汽车技术量产搭载范围的扩大,极狐与华为率先合作所建立的先发优势很难维持太久。而极狐和百度的无人车合作又在短时间内难以给公司经营带来实质性效果。无论是对比传统车企还是头部造车新势力,北汽蓝谷自研投入的量级都相对偏低。可以说,目前北汽蓝谷的应对举措仍不足以使公司脱离险境。

来源:上海车网/ VLENS